2016年6月2日 星期四

不知怎麼談「性」的華裔女生

好朋友兩年多前舉家從台灣搬來洛杉磯。前些日子,她十六歲的女兒跟她說:她跟男朋友已經交往一年了,開始對對方的身體感到性趣,可能在不久的將來會開始性行為,所以想先知會媽媽一聲。女孩說,她和她男朋友已經閱讀過很多關於性的相關訊息,也知道如何保護自己,所以請媽媽放心。好朋友聽了之後,對女兒說,「我很開心妳願意來跟我說這件事。第一次的經驗總是比較特別的,所以妳自己要想清楚、確定妳不後悔就好。有什麼問題,儘管來問我!」
 
聽好友告訴我這件事之後,我笑答:「妳這位媽媽的心臟好強壯呀!」ㄧ個青春期的少女,會主動來和媽媽談心論性,表示她們母女之間平常就有非常良好健康的溝通模式,有足夠的信任和尊重。我見過女孩的同齡男朋友,和女孩一樣,兩人都成熟懂事,大人們一點都不擔心他們會做出什麼不負責任的事情。
 
來我工作室的個案裡,總有一定比例的華裔高中女生。這個階段的青少年,不少人因學業,友情,或愛情問題,有憂鬱或焦慮的症狀。如果再和父母親之間溝通不良時有衝突,那壓力就更大了。
 
這些華裔高中生,他們父母親多半是從台灣來的第一代移民,保留著二三十年前的保守價值觀,所以親子間的代溝常常因文化差距而更彰顯。包括什麼時候可以交男友朋友,什麼程度的肢體親密是可以接受的,什麼時候或如何提供小孩性教育等等……通常在第一次會談之後,我開始單獨會見這些青少年的。我們都會約法三章,除非有觸及法律議題,或是有傷害自己或他人的危險性,否則我不會把青少年對我說的事情向父母打小報告,他們也就能比較放心地對我說些藏在心中的困擾。
 
在美國,能夠「從事性行為」的最低法定年齡是十六歲,但是,有交男女朋友的高中生不一定就會有性行為,反而是家裡越是把「性」視為禁忌閉口不談的,小孩越容易在懵懵懂懂中受到傷害。前一陣子,有個十六歲的女孩告訴我,他媽媽跟他說,在結婚之前最多只能親嘴。有個十七歲的女生,身材臉蛋都姣好,卻一直被爸媽嫌胖說會沒人愛。有個十九歲的女孩,上大學後交了個男友打算同居,媽媽緊張的認定她學壞了。最近還有位女兒已經二十一歲的台灣媽媽問我,她女兒已經「失去了貞操」,以後會不會被夫家看不起?
 
潛移默化中,這些女孩從媽媽身上得到的訊息是他們的價值是綁在「性」這件事上,而他們的個性、聰明才智,及人格獨特性都是次要的。於是,這些第二代華裔女孩的共同點就是自我價值感非常薄弱。有趣的是,這些媽媽們都怨嘆,為什麼他們的女兒「都不會像別人家的一樣和媽媽向朋友似的談心?」
 
如果父母希望孩子能來找他們談心,那平常就要隨時表現出願意傾聽的意願,以及接受不同價值觀的胸襟。小孩感受到父母對他們的尊重,也會反過來願意多思考父母可能有的顧慮是不是有道理。青春期之後的女孩開始想探索自己的身體,了解身體的慾望,都是正常的發展,這不是可恥的非道德行為。要教養出有自信的女孩,那麼當父母的也要幫他們理解,「性」只是表達自己的方式之一,而非決定一個女人價值的全部。

新聞網址: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60525/869688/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