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8日 星期四

色情簡訊已成「網路流行病」 年紀最小7歲

由於LINE, WeChat等社交工具出現,現代人聊天溝通幾乎都靠它們。近年擁有智慧型手機有低齡化的趨勢,好奇心加上容易取得資訊的環境,使得孩童不小心就踏入犯罪者的地雷區。
根據英國衛報調查,學校超過一半的老師知道學生會傳色情簡訊,年齡大多在13~16歲,最小年齡僅7歲,還在上小學。據英國教師工會的數據顯示,有四分之一的老師發現學生利用社交平台分享不雅圖片及文字。曾經有個案例是一位14歲女孩,把穿著暴露的自拍照傳給別校的男朋友看,結果照片被大量瘋傳至全校,最後受不了輿論壓力而自殺。
非營利組織反兒童傷害全國協會(NSPCC)發言人表示,超過50%的兒童接觸過色情及暴力的簡訊。從數據看到愈來愈多青少年習慣性地散播露骨的色情圖片,青少年們認為這是生活的一部份,儘管他們還不明白這些行為背後的隱憂為何。散播色情圖片表面是一種娛樂心態,但這也代表將孩童曝露在被性侵的環境中。
英國兒童輔導熱線(ChildLine)做過一項調查,「色情如何影響青少年的人生?」有一位男孩表示,自己天天幾乎看色情影片,那時候不覺得有什麼影響。之後他開始接觸一些女孩,不可避諱他會想像色情影片的畫面,甚至萌生犯罪的想法,造成他很大的困擾。
ChildLine說,去年約1200位青少年對於他們所散播的猥褻圖片(通常是散播同學的不雅照),感到愧疚及壓力。他們建議將「傳色情簡訊」的相關知識納入青少年性教育當中,該機構執行長說:「學校的課程都應該以保護兒童為前提。」
NSPCC進一步表示,老師也成為社交工具中被嘲笑及攻擊的對象,不僅學生會公開傳送侮辱字眼的簡訊給老師,甚至連學生的家長們也會加入謾罵的行列。該組織執行長強調,有超過一半以上的攻擊簡訊來自家長,比去年上升了40%。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家長會發恐嚇的簡訊給老師,大致內容是「我要過去把你這婊子給宰了」,更揚言要強暴老師。
該組織秘書長克里斯(Chris Keates)說:「過去三年的調查,我們發現校園霸凌每況愈下。」面對學生從平行式的霸凌向上延伸對老師的霸凌,克里斯表達希望政府能重視網路濫用在校園內的傷殺力,並表示「我們怎能奢求學生們能適當地使用簡訊呢?如果連家長都不以身作則的話。」

2016年4月21日 星期四

跟小孩這樣講話 調查:逾7成童會開心

好話具有正面能量,但國內父母親太少對孩子說好話。董氏基金會今天發表一項調查發現,有76.9%的孩子聽到好話會覺得開心,但卻有35.1%的人超過一周以上沒有聽到好話,此外,孩子說好話的仿效對象主要是媽媽,國中生則以同儕為主。專家提醒師長要多鼓勵孩童,並且也要提醒孩子多說好話。
董氏基金會今天發表台灣首度「兒童青少年鼓勵語詞與情緒關係調查」,針對2000多位國小三年級到國中學生。董氏基金會心理衛生中心主任葉雅馨表示,調查顯示,受訪者認為所謂的好話前三名依序為「讚美的」占24.4%,例如你做得很棒、「鼓勵的」22%,例如加油喔、「會讓感覺好的」21.7%。
雖然說好話會讓孩子覺得開心,但社會文化影響,國人較不習慣說好話。葉雅馨說,調查發現,每天都會聽到好話的孩子僅占23.7%,超過一周以上沒聽到好話的則有35.1%,且超過一周以上沒有聽到父母說鼓勵的話則占32%;一周以上沒有對別人說好話的也占了34.2%,習慣每天對人說好話僅占25.3%。
值得注意的是,孩子說好話的仿效對象主要是「媽媽」占24.8%,同學朋友占20.5%,爸爸則占8.9%,此外,國中生則以「同學、朋友」為最多。
分析也發現,如果常說好話,感到快樂的比率占89.8%,感到不快樂的人僅占7.3%,而不常說好話的人感到快樂比率則占69.4%,感到不快樂占21.2%。
葉雅馨說,姑且不論聽到的好話是奉承或真心,好話確實會讓人產生正面能量,甚至讓孩子感到有自信,不過,尤其父母親鼓勵的話語卻較少,因此,建議師長應該採取正向鼓勵的方法,並利用課堂間提醒孩子也要多說好話,例如多問學生們「你今天說好話的嗎?」讓孩子從生活中,也慢慢學習懂得說好話。

2016年4月14日 星期四

青少年手機成癮 睡眠品質低落易焦躁

 (健康醫療網/記者關嘉慶報導)
根據外電報導,美國有項研究發現,青少年睡眠不足,易有危險行為;對此,諮商心理師公會全聯會諮商心理師林萃芬表示,青少年不只功課繁重會睡眠不足,甚至有很多是有手機成癮的問題,每天都半夜不睡覺在滑手機,睡眠品質不好,情緒就會受影響,並進而會有焦躁暴怒等行為。
晚上不睡覺,白天就會打瞌睡
林萃芬心理師指出,手機可做的事很多,而且青少年階段非常重視朋友,許多青少年會在半夜用手機上社群,或是打電玩,也會利用手機看影片,晚上不睡覺,白天就會打瞌睡,久而久之,晚上就會睡不著,形成惡性循環。
專注力、記憶力、思考力受影響
每個人一天的時間是固定的,花太多時間在滑手機,擠掉睡眠時間,不想睡只想玩,身體就會出問題;林萃芬心理師進一步指出,晚上不睡,白天就會沒精神,情緒容易暴躁易怒之外,專注力、記憶力與思考力都會受到影響。
鼓勵從事多元化興趣
所以,林萃芬心理師說,該睡覺的時間就應該去睡覺;但是,這對於青少年而言,往往不易執行,而且也不宜用強迫、催促或是叮嚀的高壓方式。應該用引導的方式,鼓勵青少年從事多元化的興趣,使他們能和同學多互動及運動,盡量在白天能和同學增強人際關係,不要日夜顛倒,使晚上睡眠時間慢慢提前,直到恢復正常的作息。

2016年4月7日 星期四

青少年涉毒已成為國家危機

黃姓女大學生過生日,慶生嗑了搖頭丸後暴斃;高雄市20歲的李姓逆孫吸毒吸茫了,阿嬤念他幾句,竟然殺了阿嬤再殺阿公,且還焚屍……;過去10年,青少年涉毒案件大幅成長12倍,若加上沒有舉報的案子,恐怕數字不止20倍。政府毒品管制懈怠,嚴重戕害青少年,若再不強勢作為,青少年身陷毒窟,將是國家的危機。
從民過44年《戡亂時期肅清煙毒條例》三讀施行,民國87年改為《毒品危害防制條例》,其間數度修正,但大體例沒有變動。政府防制毒品60年,反而煙毒人口直線上升;尤其吸食三級毒品免除刑罰後,吸食毒品歪風更熾,甚至年齡層下降至國中生;這在在說明行之有年的毒品管理有亟待檢討的缺陷。
無可否認,毒品有強烈的成癮作用,只要一沾上,想戒除,極其困難,從接受勒戒後高再犯率,不難想像毒品的「蝕骨」威力。就連三級毒品K他命、搖頭丸,上癮之後劑量愈發增高的同時,腎臟等多重器官功能即日漸萎縮。成年人碰毒品,後果自負;營造青少年戒絕毒品環境,是政府無可迴避的責任。
青少年同儕間的影響作用非常大,相互模仿、聽信,「沒拉過K?嗑過搖頭丸?你太遜了……」這樣的認知若成為價值,青少年不止是對毒品不設防,甚至尋找接觸毒品的機會,「這樣才跟得上潮流」。三級毒品取得不難,價格相對不高,被抓又無涉刑事,造成青少年涉毒急遽攀升。
校園防毒機制,脆弱得難有功能。升學主義掛帥,學校對教學之外的功能都擺在次要,管生活輔導的學務部門,幾乎只有上下學指揮交通。《菸害防制法》規定「未滿18歲者,不得吸菸。」《毒品危害防制條例》卻無相關規定,抽菸違法、拉K無罪的怪異情境,教官抓抽菸不抓拉K,豈不等於鼓勵青少年「升級」?
法務部防毒工作包括草擬立法、毒品分級、矯正等,但光是抽菸違法、拉K無罪這一點規定,即充分顯示法律的不嚴謹。拉K後遺症嚴重,立委、社會屢屢建議將K他命改列二級毒品,法務部毒品認定小組卻不止一次駁回,抱著一堆法理、醫理維護拉K無罪,任令青少年涉毒愈發氾濫,這難道不是助長青少年涉毒?
矯正工作當然重要,但適用對象是已成癮者,對給予青少年免於涉毒的環境一無作用,為什麼不能積極些?校園宣導反毒,阻斷毒品供應鏈,讓青少年減少接觸毒品的機會,並大大提升難度,這些都是可以做的。很遺憾,本報報導「紙風車劇團」兩年內走遍900所國中宣導反毒的目標,法務部卻冷漠以對,怎麼可能營造青少年的無毒環境?
阻斷毒品供應鏈管區派出所應積極些。夜店是三級毒品主要傳輸中心,暴斃黃姓女大生的搖頭丸甚至是夜店免費提供,你來消費,店裡奉送,三級毒品流傳得以無限擴張。服用三級毒品無刑責,但製造、販售還是要究責;務必請管區警員多巡巡夜店,掌握藥頭行蹤,將他們繩之以法。
統計顯示,國內20歲以下毒品使用者比率,近5年已從不到15%增至超過22%;社會流傳「使用三級毒品不會被抓、K他命不是毒品」錯誤訊息,是吸毒人口迅速擴增的原因。而且,不止都會,偏鄉青少年也有可觀的吸食人口,這與家長失業、隔代教養、成績不好都有關係。青少年涉毒激增,不折不扣反映出社會病了。
必須強調,此刻是營造青少年無毒環境的最後機會。學校不要再升學至上,要多關心學生;家長多陪陪孩子,讓孩子覺得家是溫暖的;社會一起幫忙青少年免於涉毒,因為,毒是不折不扣的「蝕骨水」,造成的危害是無可回復的。這個氛圍要請地方父母官多盡些心,從紙風車全國22縣市巡演,至今只有極少數縣市響應,不難看出反毒不被重視。
140年前中國鴉片氾濫,清朝名臣林則徐憂心諫言,國家將「無可籌之餉,無可練之兵」,林則徐反煙毒失敗,種下中國百年國恥禍因。以青少年涉毒急遽惡化現況,林則徐之言絕非危言聳聽,是暮鼓晨鐘。

2016年3月31日 星期四

去年數字-情關難過 逾4千青少年自殺未遂

根據統計,2015年自殺未遂的青少年通報人次達4389人,女性為男性的1.94倍。台灣自殺防治學會理事長龍佛衛表示,自殺高居青少年族群十大死因的第2名,「感情因素」和「家庭成員問題」為主要肇因。
今日是青年節,全國自殺防治中心表示,青少年的自殺未遂通報數量為女大於男,但死亡率則是男大於女、數據約為1至2倍。
分析青少年自殺原因,前2名依序為「感情因素」和「家庭成員問題」,皆與人際關係有關。全國自殺防治中心副執行長吳佳儀表示,感情因素除了異性關係之外,環境適應障礙也占一大因素,家庭方面,面對情緒出現異常的孩子,家長也應良性溝通,勿以「叛逆期」而輕視。
此外,網路愈來愈發達,網路成癮的青少年也愈來愈多,根據統計,我國15至19歲的青少年約有6%(約9.4萬人)有網路成癮症狀,20至24歲的青年則有3.49%(約5.6萬人),睡眠時間、食慾和外出活動慾望皆大幅減少。
中心主任李明濱提醒,網路成癮常會合併情緒障礙,其中更有21%會產生自殺念頭,不可輕視。
李明濱進一步強調,家長不應一味斥責網路成癮的青少年,因為約有70%成癮的青少年,使用網路是為了紓解學校與家庭的負面情緒,這也呼應了青少年自殺的原因。精神科醫生楊聰財建議,對於該類型的青少年,家長應教導他們規劃生活和時間的管理,並採用先鼓勵再建議的方式,這樣血氣方剛的青少年才聽得進去。
楊聰財也建議自覺有壓力的青少年,可多和朋友傾訴,不要自己單獨累積承受,並且透過規律運動,促使大腦產生腦內啡、讓身體感到開心,並且要保持充足睡眠,因為睡覺可降低壓力賀爾蒙,並提升血清素,均能有效釋放壓力。
★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生命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