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3日 星期三

愛滋侵襲台灣青少年

最新更新時間:2013/10/29 18:16:00

紅絲帶基金會與日本2760地區扶輪青年服務團等3月31日在台北西門町,沿街發放保險套,宣導安全性行為與愛滋防治的重要。(中央社吳翊寧)

2012年青年10大死因榜上首見愛滋病,七位15至24歲年輕生命因愛滋病終結。在25歲那年染上愛滋病的瓢蟲感慨:「愛滋糾結了人性、社會偏見和政治,長輩們又太封閉。」

文/陳清芳 (中央社記者)

15到24歲的年紀,應該煩惱青春痘冒不停、功課一堆還要補習、考試考壞了、沒有搶到簽名海報或是演唱會門票、沒有情人也煩、情人吵架也煩、同學人際關係搞不定……,大大小小的正事雜事清單上,再怎麼樣也排不到「感染了愛滋病該怎麼辦?」

但事實卻令人憂心。從1998年到2012年期間,15到24歲感染愛滋人數每年成長1.8倍。累計至2012年底,超過4,700個感染者處於這年齡層,這是增加最快的一群,約占總體的二成,傳染途徑以男性之間的性行為感染占了大多數。「沒有長輩願意告訴我們,該如何保護自己,只是不斷說,這樣做、那樣做會生病……」瓢蟲(化名)說。

防治愛滋 衛教不能等


瓢蟲在25歲那年染上愛滋病,2005年他躍上官方的愛滋防治海報,他的陽光形象和過來人經歷,吸引不少新感染者透過網路社群、露德基金會等管道找到他,談談怎麼面對、如何調適有愛滋病的未來日子。他感慨「愛滋糾結了人性、社會偏見和政治,長輩們又太封閉」。

有多封閉呢?校園放置保險套販售機會不會教壞小孩,家長和老師有得吵;保險套販賣機在大學校園相當罕見,在中學校園好像是違禁品。

直到今年9月,愛滋防治納入課程,小學生的健康與體育課有二到三節的「性教育含愛滋防治計畫」,納入「認識自我」單元裡;國中生的健康教育,有二到三節安全性行為單元一定要教愛滋病防治,至於大學新生訓練,至少半小時宣導愛滋。

中華民國愛滋感染者權益促進會等社團,多年深入校園訓練防治種子,紅絲帶基金會近幾年邀請日本女優紅音螢在鬧區教用保險套,請來AV男優真崎航(已故)等人,深入男同志夜店破除不戴套的迷思,衛教尺度非常有彈性。

學校二、三堂課能發揮的效果很難說,「安全性行為全程戴套」並非嘴巴說說就算,在男同志圈子內更不是「拒絕無套肛交」一句話就能帶過;衛生機關和民間團體卯足了勁,揪團找伴送禮抽獎樣樣來,就怕有危險性行為的人不來篩檢。

挑戰人性 防疫工作困難重重


青少年對性好奇,想要探索肉體,這是自然而然的事,瓢蟲說,有的年輕人認為反正只是摸摸對方身體、約在速食店第一次見面、聊天很OK,沒想到看對眼或被帶去續攤後,就失控了。對方令人驚艷而不想錯過,或是自己喝到茫而棄守防線,甚至力氣不敵而被硬上,一次、二次,總有一次,事情發生了。相反的情況是「又還沒有發病」、「說不出口」,讓感染者心存僥倖,在一場場的冒險遊戲中,理智一再敗退;又或許擔心嚇跑交往對象,一開始只是相互手淫,等到感情愈放愈多,更難開口坦白,也沒法解釋為何不能改變性行為模式,直到壓力鍋爆炸,分手難過,感染愛滋也難過。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昆明院區行政中心主任莊苹從事愛滋與性病防治多年,她有妙喻:「假如我很胖,又有糖尿病,明明知道要忌口,可是看到大飯店自助餐琳瑯滿目,怎麼可以放過,管你的,我就是要吃」,這就是人性,男同志、愛滋感染者也是人。

見面前先表明「用套」否則免談、交友前坦白「我生病了」之類的自保招數,這是瓢蟲的一些建議,但他坦承這不容易。莊苹也說,「所有的愛滋防疫工作,都是違反人性,困難就在這裡」。

感染者管理需因人而異


值得注意的是,也有兒少未經人事,不懂得自保,成了熟男老爹眼中的「天菜」。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第三組副組長黃彥芳舉例,南部有多名未成年人遭同一名中年男子性侵誘姦,其中有人因此感染愛滋,這名男子一直未被通報,也從未治療愛滋病,現已入監服刑。

目前愛滋感染者的個案管理,既個人化且因地而異,莊苹說,原則上17歲以下感染者,要考慮到兒童及青少年性侵案件,需不需要轉介社工輔導或家長解決,答案卻是不一定;個案如果未滿14歲,原則應告知監護人孩子感染愛滋,有的孩子家境特殊要例外處理,還有的年輕人必須要隱瞞父母,病情只能告知最信賴的他人,以免有家歸不得,被迫淪落在外。

把感染者的生活照顧好,病情也會控制好,感染者長期服藥,就和肝炎、高血壓、糖尿病等慢性病患一樣,生病了就要一直吃藥。遺憾的是,2012年青年10大死因榜上首見愛滋病,七位15至24歲年輕生命因愛滋病終結,在這個年齡層,愛滋防治的腳步,必須要趕快追上感染者增加的幅度才行。(完)

張貼留言